青春聚力十四五·专家建言 廉思:青年获得感更多源于自我价值实现
发布时间:
2020-12-03
文章作者:
发布人:
浏览次数:

新时代青年追求什么?新兴青年群体有哪些获得感?如何提升青年获得感?近期,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专访了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团中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专家廉思。

就业是否满意成为影响青年获得感的关键因素

廉思注意到,近年来,“在职贫困”“工作穷人”“打工人”“996”等话题不断出现,青年对就业质量的戏谑抱怨乃至行为抗争成为全世界的难点焦点问题,对就业的不满也成为影响青年获得感的关键因素。

廉思发现,根据已有的调查,低质量就业,会使青年遭遇生命历程转换挫折,给青年职业生涯制造“价值消减”陷阱,阻碍其向上流动,影响其家庭生活的建构,带来住房难、结婚难、养育难、赡养难等一系列问题,并引发“傍老”“啃老”“叹老”等现象。另外,低质量就业还极易加剧劳资关系紧张,导致代际冲突的激烈化和普遍化。

“随着我国国力的逐渐增强和经济水平的日益提高,年轻人对于工作的看法正在发生改变。青年工作的动力由原来的为了‘挣钱’变为现在的为了‘价值’,由原来的追求‘活下来’到现在的追求‘有意义’”。廉思发现,找工作对青年而言,不再是找一个一生安稳的单位归属,而是要找一个能够赋予其价值和成长的空间。

实际上,这种对价值实现和成长空间的追求,不仅体现在就业中,很多青年在大学时期就在不断探索实践了。

上大学以来,王万奇就坚持参与志愿服务。王万奇是一名大学生志愿者,也是中央财经大学博士研究生、全国志愿服务青年讲师团讲师。他明显感觉到,大学生志愿服务越发受到国家的支持和社会的欢迎,大学生志愿服务的平台更加广阔,志愿服务保障体系更加完善,这也使得大学生参与志愿服务的热情越发高涨。

“大学生志愿服务日益成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不可缺少的重要力量。而未来,我们大学生志愿者必将站稳人民立场,进而更深入地参与到国家建设中去,服务人民,奉献祖国。”王万奇说。

青年期待更多价值实现机会

在廉思看来,就业对青年而言,更强调的是获得一份能发挥其技能、实现其价值、发展其潜能、保障其权益的成长机会。

“我们要更新对于‘就业质量’的理解。”廉思解释,这个质量不仅指工资高、穿着体面、坐办公室或工作轻松,而是包括未来发展、技能获得、时间自由等多重涵义的概念。

“国家《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对青年就业专门予以阐述,可见其重视程度。”廉思介绍,《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2015年版)》颁布以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已经连续3次公布新职业类型。如外卖配送员、社区团购团长、轰趴管家、VR指导师、卡路里规划师、宠物烘焙师、密室设计师、无人机驾驶员、全屋定制收纳规划师、老年人能力评估师等新职业如春笋般涌现,从事这些新职业的大多是青年从业者。

中国舞协街舞委员会常务理事、CHUC重庆街舞联盟盟主罗贝伦曾因为从事街舞行业而不被理解。但是近些年,他不但从中感受到自身价值的实现,还切身体会到了党和国家对从事新兴职业青年群体、新行业的关怀和重视。

“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在新青联各种交流会,座谈会中,我们同快递小哥、网络作家等其他新兴领域代表建立了更加紧密的联系,加深了了解,改变了街舞人在很多人心中的刻板印象,我们的工作受到极大程度尊重。更多人了解我们的情况,给予我们帮助,让我感受到了家一样的关怀与温暖。”罗贝伦说。

随着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攻坚决胜时期到来,罗贝伦也越来越多参与到公益扶贫中,“这些机会是我之前几乎没有的,让我进一步感受到工作的使命感”。罗贝伦觉得有意义的是,用街舞人力所能及的方式,让贫困山区的孩子也能了解到流行文化的魅力,丰富他们的精神文化生活,甚至在他们心中埋下一颗梦想的种子。

近年来,街舞行业蒸蒸日上蓬勃发展,仅罗贝伦所在的重庆,机构公司每年都有数十家的新增和扩大,从业人数随着相关活动和辐射行业的发展成几何级数式增长。除了街舞老师,舞蹈编排等“传统”相关岗位人数的增加,更在活动策划、执行、影视、新媒体等新兴辐射领域广开缺口,吸引了大批有志青年加入。罗贝伦期待,未来能够更好地发挥自己的力量,服务于社会,努力做好本职工作,推广街舞行业发展,传递正能量。

帮助从事新兴职业的青年获得更多技能提升

24岁的宋锡敬,是中通快递苏州娄葑网点的一名快递员。2014年,他到苏州一家中通快递网点做起了快递小哥。通过4年努力,他在老家山东济宁买了人生的第一套房。今年年底,他计划在苏州购买自己的第二套房。

宋锡敬所在服务区域的特性是“小区+工厂”,根据客户的意愿,宋锡敬和片区内的中国移动门店合作,设立了个菜鸟驿站。节省出来的时间集中配送工厂件,虽然件量是从前的好几倍,但是他晚上8点前就可以下班。

合理分配好“末端一公里”的配送时间,宋锡敬能够有充分的精力投入到收件上。下阶段,他打算再研究如何开发隐性客户,继续增收创收。宋锡敬说,快递行业给了他一个通过拼搏过上美好生活的机会。

像宋锡敬这样期待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行业中实现自我价值、得到更大提升的从事新兴职业的青年还有很多。如何让他们既能有努力的动力,又能有更多获得感?

廉思建议,国家对这些新职业从业者开展职业教育,帮助他们提升技能、专业性和职业认同感,拓展其职业发展空间。可通过联合办学并认证的方式,为他们提供学习认证,并适度突破职业目录的限制和劳动合同的条件,同时将已开展新职业从业者职业培训的平台企业,纳入职业培训补贴范畴。

此外,他还建议,可有的放矢地培养适应产业和企业需求的劳动技能青年,以职业院校为载体探索学历证书和职业技能等级证书互通衔接机制,对取得重大“标志性成果”或者得到业内公认的劳动技能青年,打破学历、论文、课题等条框限制,直接申报高级职称。